互聯網婦科學院成立三月有余,受到廣大基層醫師一致好評,因為學院在不斷為基層醫師“賦能”和“授信”。


所謂“賦能”,學院通過公共教學,包括:手術直播、視頻資源、文獻講義、指南解讀等,令醫生能力提升。


所謂“授信”,學院通過一對一咨詢,導師個性化給出患者臨床診療意見,把專家的診療經驗、信用傳遞給醫生,提高患者對基層診療過程的信任度。


“賦能”和“授信”的共同助力,幫助基層醫生不斷提升,在導師的指導下,讓患者同意配合治療,讓患者不再想轉院,為患者帶來最佳預后…….

 

本期,互聯網婦科學院導師之一,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張師前教授為我們帶來“授信”的真實案例。



名醫助力場景:婦科腫瘤患者有生育需求,如何選擇處理原則與手術方式?


助力案例

患者信息:女,24歲

目前診斷:子宮內膜間質肉瘤

病情小結:患者平素月經規律,呈13歲7/28日型,月經量中等,偶有血塊,輕度痛經,無需服藥。LMP:2016-09-07,量色同前。患者于2016-10-6日晨間因陰道大量流血伴腹痛就診于我院。入院行盆腔超聲檢查提示:宮頸部6.9×7.0cm腫物,右附件區見7.7×7.7cm包塊。后因卵巢囊腫蒂扭轉急診行經腹右卵巢囊腫核除術+子宮肌瘤核除術,術后病理提示:子宮內膜間質腫瘤,惡性不除外。后于北京301醫院病理會診提示符合子宮內膜間質肉瘤。患者既往于2014年行子宮肌瘤核除術。

輔助檢查:PET-CT結果顯示:1.盆腔術后改變:子宮偏右混雜密度包塊,FDG代謝不均勻增高,請結合術中所見及病理;右輸尿管下段略擴張,術后炎性粘連所致?盆腔散在滲出。2.左側盆壁FDG稍高代謝淋巴結,請結合臨床及相關檢查,密切隨訪觀察,必要時活檢。3.左附件區囊性包塊,囊壁局部FDG高代謝,包裹積液?4.宮腔FDG高代謝灶,生理性攝取可能大。


和緩醫生

1.患者有生育要求,病理會診診斷認為子宮內膜間質肉瘤低級別。但是目前術后PET-CT提示宮區仍有高代謝包塊,行保留生育功能手術是否合適?如行保留生育功能手術,術后應考慮何種補充治療? 

2.如患者不保留生育功能,可否考慮保留卵巢? 

3.如行進一步手術治療,是否考慮淋巴結清除?


本例年輕低級別子宮內膜間質肉瘤屬意外發現,也符合正常規律,當事醫生不必過于糾結!關于此例年輕人是否保留生育、是否保留內分泌功能,見我提供的幾張PPT,關于淋巴結的處理,子宮內膜間質肉瘤多不推薦行淋巴結切除術,因為低級別子宮內膜間質肉瘤本身預后良好,淋巴轉移率也不高。至于手術范圍如何取舍,這需要與家屬、病人充分的溝通,如果說是我的親屬的話,我建議冒險保留生育能力,即使是復發,亦算是仁至義盡!因為我們有高效孕激素治療做保障!


張師前

教授



張師前教授所附PPT:





 


助力案例二

患者信息:女,35歲

目前診斷:子宮內膜癌

病情小結:患者于2年前無明顯誘因出現月經不規則,月經量減少(明顯少于月經量),后伴停經2年,期間到我院門診,建議口服藥物治療調整月經,后自行口服中藥治療,半年前月經來潮,月經量少于正常月經量,色暗紅,無正常月經周期,無腹痛。患者于17天前月經來潮,陰道流血淋漓不盡,色暗紅,10天前出現下腹痛,到外院行刮宮治療,刮出物送檢病理,術后陰道流血較前減少。今刮宮病理回報:子宮內膜惡性腫瘤。今日為求進一步治療來我院。

專科檢查:外陰發育正常,陰道通暢,粘膜潤軟,宮頸大小正常,觸血(-),子宮后位,略增大,質硬,壓痛(-),雙附件區未觸及明顯包塊,壓痛(-)。陰道少量稀薄樣血性分泌物,無色,無味。

輔助檢查:

CA125:62.6U/ml

CA199:46.4U/ml

盆腔MRI示:盆腔內可見膀胱充盈欠佳,壁光滑,腔內未見異常信號影。子宮形態飽滿,子宮體部局部壁略有增厚,其內信號顯示欠清晰,宮腔無明顯擴張。子宮頸形態結構信號未見異常,盆腔內周圍組織結構顯示尚清晰,未見異常信號影。子宮與直腸間可見片狀長T2信號影。腹股溝內可見過個結節影,大小約0.3-0.6cm。

超聲提示:子宮前位,宮體大小7.0×3.6cm,肌層回聲均,內膜尚清,厚約0.67cm。雙附件區未見明顯異常回聲。盆腔可見液性暗區,徑線約1.2cm。


和緩醫生

該患者未生育,下一步治療方案?


此例患者系有生育要求的高分化子宮內膜癌,需要慎重對待。 

1.獲取病理系盲目的診刮,極有必要進行宮腔鏡評估,達到兩個目的,一是明確宮頸是否受累,二是了解病灶的大小(診刮后)、位置。 

2.再次取材病理學行免疫組化。 

3.必要時MRI復查(平掃+增強)。

4.如果MRI及宮腔鏡均排除了子宮頸未受累、免疫組化PR(+)、病灶僅僅限于黏膜層,可以給予高效孕激素治療,不具備上述條件的情況下,則需要手術治療。


張師前

教授





目前互聯網婦科學院有五十余名專家接受和緩名醫平臺醫生一對一咨詢,隨時為醫生“賦能”并“授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