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名基層醫院呼吸科大夫,常收治肺部感染患者,這些患者在入院時幾乎都沒有病原學結果,需主治大夫根據經驗選擇抗生素。有時甚至經過治療患者康復出院,但致病菌最終也不明確。這種情況下特別希望能得到專家的指導,幫忙分析病情,協助診斷,指導用藥。


11月8日我們又收治了一位65歲的男性肺部感染患者。患者入院前4天胸痛、咳嗽和深吸氣加重,體溫高達39℃,有40余年吸煙史。入院當天即行胸片檢查,提示右肺炎癥,且右側大量胸腔積液。查降鈣素原特別高。立即用左氧氟沙星靜脈注射治療。期間一直在做痰培養、血培養,查胸水尋找致病菌。同時積極進行經驗性治療,服用頭孢西丁鈉等抗生素,但療效一般,考慮有結核性胸膜炎可能,加利福平等四聯抗癆治療。20日胸水培養結果發現嗜麥芽窄食單胞菌。

 

患者的兒子得知父親住院后,火速跟單位請了假從省城趕回來,見過病床上的父親之后到我的辦公室。


家屬:“大夫,我爸都住院一個禮拜了,怎么還嚷胸口疼。”

我:“老人家病情比較復雜,目前胸水性質還不確定,有可能是結核性的,有可能是細菌性的,或者兩者并存。下一步還會需要做檢查,觀察病情變化。”

家屬:“大夫,領導只給我批了一周的探親假。拜托您了,一定要讓我爸爸好起來。


我非常理解患者家屬的心情,但是通過什么途徑能讓患者及時得到更好的治療呢?我立刻想到了和緩醫療平臺,可以隨時向全國知名專家咨詢會診,并在24小時內得到專家的診療建議。


我向家屬推薦后他欣然接受。我們立即將患者的病歷資料整理好并拍攝了查體視頻,提交給了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科的老師。老師當晚就回復了意見。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專家意見

1、患者胸腔積液細胞數>10000,糖極度減低,LDH>1000,膿胸診斷明確。 

2、患者起病急,癥狀重,外周血白細胞接近2萬,胸水培養出嗜麥芽窄食單胞菌,支持肺炎合并膿胸,且抗感染治療+胸水引流(從治療效果和CT改變推斷已進行胸腔引流)血象恢復快,治療反應快,也支持細菌感染性膿胸。只是胸水中單核細胞比例增高有些不一致。 

3、血沉快、胸水ADA增高都可以用細菌性膿胸解釋,只有胸水以單核細胞增高為主提示結核性胸腔積液。可進一步行PPD/T SPOT-TB檢查。胸水是否涂片找抗酸桿菌。胸水糖很低,說明細菌載量高,涂片陽性率較高。 

我趨向于此患者為肺炎,繼發細菌性膿胸,需要積極引流,已有抗生素治療有效(針對嗜麥芽),繼續使用,療程>4周。目前結核性膿胸證據不足。

結合老師的意見,我們調整了治療方案,又持續治療三周。期間患者癥狀逐漸轉好,雖然還有少量胸水,但是已經可以出院轉為門診治療并隨診。


后記

患者的兒子在返回省城前與我道別,說他父親現在好多了,對我千恩萬謝,同時希望通過我代為向北大一院的老師表示感謝。

非常感謝和緩,給了我們和上級醫院老師交流的渠道,對我們的診療工作幫助巨大。患者在當地就可以聯系上北京的專家,省去了四處求醫問藥,安心在本地治療。


聲明:以上資料均來自和緩名醫平臺的真實案例,為保護患者隱私,個人信息已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