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份,我們科室接診了一位57歲言語不利,呈嗜睡狀態的男性患者。

大夫,我父親上午在一家私人診所做了腰椎旁小針刀治療、椎旁肌肉注射臭氧。但是在注射臭氧后不到10分鐘的時間,他就覺得整個身體都不舒服,四肢無力,眼睛也看不清東西,惡心嘔吐,頭痛難受。麻煩您趕緊看看,他這是怎么了?

家屬情緒很激動,我們邊安撫家屬邊詢問病史,患者有強直性脊柱炎病史10余年,口服藥物治療,無其他疾病,立刻安排各項檢查。


腰部CT示:腰背周圍肌肉組織、皮下及椎管內積氣,腹腔少量積氣。


頭顱CT示:雙側額顳部蛛網膜下腔增寬。


患者入院后,我們認為患者神經系統癥狀明顯,臨床罕見,一時難以診斷。相關資料較少報道,沒有特殊治療手段,暫時先給予營養神經、抗自由基等治療。


第二日清晨查房患者意識障礙逐漸減輕,問話仍不能正確回答,查體不配合,左上肢肌力4-5級,右上肢肌力2-3級,雙下肢肌力0-1級。第二日晚上患者突然抽搐一次,第三日患者再次抽搐一次。

這時患者家屬的情緒已經極度的焦慮和不安了:“大夫,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已經給予治療了嗎?為什么我父親的病情還是這么不穩定?”


“根據核磁共振檢查結果看,我們考慮您父親是急性腦梗死。但是病變原因,最有效的治療方案是什么?我們建議向北京三甲醫院的大專家咨詢會診一下,給個指導方案。”


"沒問題,有北京大專家指導,我們也能更放心!”

我立刻整理了病歷資料,上傳和緩名醫平臺,向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神經外科專家發起咨詢。當天下午便得到專家建議:

宣武醫院專家

患者目前神經系統的診斷,根據病史,考慮是:

1、定位:脊髓及大腦彌漫性損傷。

2、定性:臭氧誤注入椎管,造成氣體栓塞及化學性損傷。 

治療:首要問題是控制住抽搐,抽搐是患者大腦皮層廣泛受損的表現,控制抽搐,就防止了神經的繼發性損傷,可以使用丙戊酸鈉靜脈持續泵入;靜脈輸入白蛋白及膠體液,減輕細胞水腫;可以使用激素,如甲強龍80mg,q12h,I've.。病情容許盡早高壓氧治療。其它可以常規處理。 

王主任,您好,我院高壓氧訴臭氧栓塞不適合高壓氧,以免毒性加重。您怎么看,可以腰大池引流嗎? 家屬想轉院到您那去治療,可以去嗎?

 我

宣武醫院

專家

此患者不是臭氧血管內拴塞,我們偶爾有造影時血管內氣栓,立即高壓氧把氣體溶解了。此患者應該是蛛網膜下腔的氣體廣泛栓塞,并且是臭氧的強氧化反應造成的彌漫性腦損傷(我們作氣腦造影,往椎管里打氣10幾毫升沒有問題,3、4天就吸收了)。MRI 表現的是彌漫性病灶,頂葉有小的新梗塞。所以等急性期過去,就不考慮臭氧殘留的問題,而是神經損傷修復了。這可以和高壓氧醫師討論,他們更有經驗。我擔心你們把癲癇發作控制不住,如果能控制好就太好了。他的四肢肌力,比剛發病有進步,看來損傷也達到高峰了。腰大池引流,患者腦萎縮,左額有硬膜下積液,引流恐怕無益,可以先做腰穿,多釋放CSF20~30毫升,看化驗結果,如有感染,再考慮吧 。

有些疑難患者,在診斷治療上有困難;有些患者是政商人士,當地不想過多負擔;咱們同行有這個轉院要求,我是愿意提供方便。這個患者,是一種少見的醫療意外,沒有人更有經驗,另外,也不需要特殊檢查設備和醫療技術當地不能作,我不支持轉到其他醫院。 

謝謝您,王主任,對我們幫助很大,打擾您了,有機會再向您學習。

 我

后記

和專家交流討論后,我們明確了治療的關鍵所在。按照專家建議,經過我們的努力,目前患者恢復很好,意識清楚,言語流利。

這次遠程會診對我們非常有指導意義,通過和緩醫療這個平臺,我們既能及時與北京的專家進行溝通學習,更重要的是能在第一時間為患者解決問題,希望在這個平臺上更多的患者能夠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指導,我們醫生也能通過這個平臺,提升自己的業務水平。

聲明:以上資料均來自和緩名醫平臺的真實案例,為保護患者隱私,個人信息已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