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

姜彩霞,內蒙古民族大學附屬醫院神經內科主任、主任醫師、碩士生導師、神經病學教研室主任。從事神經內科臨床、教學、科研20余年,主要研究方向為腦血管病的防治。主持內蒙古自然科學基金1項,內蒙古民族大學科研項目2項。內蒙古民族大學“三育人”先進個人、內蒙古自治區醫療事故鑒定及勞動能力鑒定專家。

編者按

采訪姜主任時已經是下午了,姜主任辦公室的門前有很多患者還在排隊等待診療,即使再忙,姜主任對待每一位患者都會細致認真的問診,輕聲安慰,對于抽煙的老患者,姜主任甚至是有些嚴厲的勸其戒煙。姜主任說,自己從事臨床工作快30年了,已經習慣了這樣高強度的工作,雖然在基層,但是門診量可不比三甲醫院的少。金杯、銀杯也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對于患者的需求,姜主任說“對老百姓不能說的很深奧,解決患者的問題就是關鍵!患者就是來看病的,作為醫生就要盡最大努力解除患者的病痛,把患者的病治療好了,就達到目的了。” 

簡單的初衷——方便患者

從1987年畢業到現在,姜主任已經從事神經內科臨床、教學、科研工作近30年了,目前擔任內蒙古民族大學附屬醫院神經內科主任。在做好日常工作之外,姜主任還將互聯網的最新成果引入科室建設中,先后開展了遠程移動會診、互聯網遠程學習。姜主任說“互聯網醫療這個行業的前景很好,通過‘互聯網+’可以緩解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這是分級診療的關鍵。老百姓信任大專家的診斷,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掛到大專家的號、排的上檢查。用‘和緩名醫’平臺不為別的,就是為了方便我的患者!”

姜主任雖然是一名醫務工作者,但是對于互聯網的理解非常深刻,姜主任說“遠程醫療是一個很大的概念,目前‘和緩名醫’的模式可以理解成是遠程醫療的一部分。‘和緩名醫’是建立醫生和醫生的移動協作,通過平臺會診快速,時效性很強。比如我今天白天提會診咨詢單,到了晚上專家就會回復我。有時候,上午提問咨詢,下午就可以收到會診的咨詢意見,針對回復我還會進一步的追問。基本上24小時就能搞定一個病例,‘和緩名醫’讓會診變得很簡單! 

前段時間,有一個腦血管病導致的偏側舞蹈癥的患者到我們科室就診,常規的治療思路是通過藥物控制,可是這位患者給藥五天病情還沒有改善,到第七天的時候效果也不好,我就有些著急了,懷疑是不是有治療不當的地方。但是家屬對我們非常信任,我們就與家屬溝通,用遠程移動會診平臺問問上級專家吧。專家答復了,說‘不用著急,這樣的病情三周左右才會有改善,不用擔心,你這個治療方案會有療效的’。這樣專家肯定了我們的治療,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果然病程10余天,患者癥狀得到很好的控制,專家在我們困惑的時候能給予答疑解惑。”

打鐵還要自身硬

對于遠程會診,姜主任從另一個角度講述了她對遠程會診的理解:打鐵還要自身硬。姜主任說,“遠程移動會診對基層醫生來講是一種促進,在平臺上與專家溝通需要具備一定的專業基礎,會診是我們與專家的一次交流,一次對話。會診提供的病例資料、包括病史、查體、輔助檢查結果,必須詳實可靠、認真準確。神經內科與其他學科相比,查體和問診要更加細致全面。從病例的書寫到查體每位醫生都經過了長時間培訓和訓練,基本業務能力我們很有自信。說的直白些,我們基層也很靠譜,有自信做到最好,不給患者增加負擔。院里有國內最先進的輔助檢查設備,圖像清晰、結果可靠,也為移動會診提供科學保障。”

關于如何利用互聯網進行學習,姜主任說,“作為一個科主任,我們想每年都能讓科里的醫生出去學習,但是客觀條件不允許。我們也會在網絡上學習,但只能是專家講什么你聽什么,選擇性小。而這種遠程移動會診不一樣,醫生親自管一個患者,你有疑問的時候,診斷不明確的時候,治療達不到效果的時候,通過這樣的病例和個案與專家溝通學習,以后遇到類似的病例他就會處理了,隨著年資的增長,經驗的積累,可以指導下級醫生,對新人的成長有很大的幫助。在實踐中成長和單純的理論學習是不一樣的,醫學需要有扎實的理論基礎和基本功,但是實踐經驗的積累也非常重要的。

學科建設依賴于團隊的成長,團隊中每一個人的水平都提高了,整個學科就能建設的更好。有一些疑難病、少見病、罕見病,我們以前在臨床上沒遇到過,患者的癥狀和體征都表現出來了,但是我們就不認識這個病,現在通過會診與專家交流,我們認識了少見病、疑難病,會診解決患者的問題,對醫生也是一種提高。”

遠程會診讓我們與患者之間更加信任

信任是治療的前提。在多年的從醫經歷中,姜主任和患者建立的更多的是信任,姜主任坦言,身在基層,經常會遇到疑難病例,這時患者和家屬對醫生的信任非常重要。前不久,科里收治了一位腦血管病的疑難病例,患者頸動脈支架術后,術后用抗血小板集聚藥物多次出現消化道出血,停藥又發生新的腦梗死。治療有點棘手,想讓患者轉上級醫院。姜主任這時感受到了患者家屬的充分信任。關鍵時刻,姜主任與家屬商量后,果斷決定利用“和緩名醫”咨詢北京專家,很快北京專家明確了治療方案,并且根據病情給出了進一步的指導意見,經過合理的治療,患者的病情穩定了。對于疑難病例,自己的初步分析判斷加上平臺專家指導的診療意見的支撐,更增加了患者的信任度,減少了與患者之間的不信任和糾紛。姜主任很欣慰的說,最要感謝的是患者和家屬的信任,信任也是一種壓力和鼓勵,是促使自己前行的動力。

后記

結束采訪時已經傍晚,早過了下班時間,姜主任說她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節奏,一會兒還要去病房看看,心里才踏實。自己身上的擔子還要挑起來,臨床、教學、科研一個都不能落下,遠程會診幫了很多忙,但是自己和科室也要繼續努力,給患者提供最好的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