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觀看《我為什么而活著》


“對愛情的渴望,對知識的追求,和對人類苦難不可遏制的同情。”

 

當有人不理解曾任職紐交所中概股上市公司執行副總裁李宇,為什么放著舒適的日子不過,卻要出來創業,進入一個自己外行的醫療領域的時候,他引用羅素的這句話回答他。


李宇所創辦的和緩醫療,就是利用“D2D”模式,連接優質專家資源和基層醫院醫生,讓患者在基層醫院就能享受專家診療服務和治療方案,解決醫療資源錯配問題。



但你也許不會想到,如今的互聯網創業老兵,其實也曾是兩次創業失敗的“學渣”。

創業“學渣”的兩次敗北

“高考學子進入大學校園,就迎來了放飛自我的開端。”這一點上,李宇顯然和大多數中國學生達成了共識。初入大學的他,心思根本不在學習上,而是立志于社交版圖的拓展,翹課也成了家常便飯。



大二的李宇我行我素,在學生社團混的風生水起,卻因為學分不夠險些遭到勸退。他并不否認學習的重要性,但他更明白,這兩年的社團經歷,給他帶來的是另一種積累。在他看來,創業是社團操作一種放大,而他,深諳此道。

 

隨之而來的1999年,國內掀起一波創業的浪潮。大四準畢業生李宇,果斷踩上時代的節拍,將自己的“第一次”獻給了文化領域。然而,扎進去半年之后,他發現自己到底還是圖樣圖森破了:每個行業都像一門專業課,是需要去鉆研積攢經驗的,他也想要給自己一個去鉆研的理由,無奈文娛行業于他的性格而言,始終不是那么匹配。



恰逢此時智能手機剛剛興起,各種模式、技術都如雨后春筍,李宇便迅速將目光轉向了科技導向領域。但這一次的嘗試同樣不順利,深感自己智慧和能力都很欠缺的李宇終于意識到:純靠摸爬滾打,是積累不出深層認知的;成功,也不是一次次重復失敗就能取得的。


認知的;成功,也不是一次次重復失敗就能取得的。


天時地利人和的逆襲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敢于正視在創業道路上漸涼的熱血。痛定思痛之后,李宇在2007年選擇了重新出發。為了見識到更多的產業,他找到一家正規有平臺的的公司,從最基礎的打雜開始,做助理、填發票、跑項目的日子一過就是4年。



這也是他思維形成和能力暴漲的4年。期間他總結出一個乘數效應:個人能力=(知識+見識)*認知。括號里的部分和古語中“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如出一轍;但對于知識和見識都相當的兩個人而言,做同樣一件事情,決定了不同的走向、不同組織方式、不同產品的,則是互聯網上最重要的門檻——認知。

 

之后的創業之路,李宇順利地占據了“天、”地”、”人”。國家政策的政策扶持形成了大勢方向,這是天時;地利是他對于互聯網的理解,如何將信息的分享溝更低成本更高效率,就是他們所要做的;至于為何要選擇并不熟悉的醫療領域,還要從他當家屬的經歷說起。


 

那一年李宇剛畢業,母親被懷疑有動脈瘤,可當地的醫院沒有做微創檢查的設備,李宇只能帶著母親跨城市輾轉大醫院。但大醫院的體系是,即便周三做完了檢查,也要等下個周一才能專家會診。

 

對于學計算機出身的李宇來說,這樣的等待是難以忍受的;細思之下,他覺得拿互聯網的形式是能彌補這個服務效率的缺失。


理想主義者的幸福生活

英國首相丘吉爾在二戰中,發布過最鼓舞人心的一段講話是“永遠、永遠,永遠不放棄”。這種所有人都看不到勝利的希望,被炸得昏天黑地不知道未來在哪兒,看不到曙光卻還能堅持下去的品質,是李宇所認為的創業者最需要具備的。


李宇的腦洞一直比別人略大,學習計算機后,認識到高維空間的他更感知到,作為人來講,其實只是挺渺小的物種,所以不必將自己看的太重;打開宏大的時空觀,將自己剝離出來客觀地看待,自然就排除很多抑郁和焦慮,也不致在創業道路上,面對不確定性擔憂時動搖初心。

 

李宇的創業心態是少有的好,他認為現在的和緩醫療,每天服務一個人也好,一百萬人也好,都是服務人類;延長一個人的壽命也好,延長一百萬人的人壽命也好,都是在延長人類壽命;幫助一個人也好,幫助一百萬人也好,都是一個既定有價值的成果。



理想主義型的李宇,他的創業模式與別人不同,他先想起出理想模型,然后去問,為什么這個理想模型不存在,怎么能讓它存在。他不怕理想脫離現實。

 

在現實環境中,李宇想要的只是最大化的保留理想模型中的關鍵部分,至于實現了多少,創造了多少價值,10%也好,80%也罷,都是造化,都不會影響他干這個事情的動力。

 

這就是所謂的“把心定了”,“準備好了”,“可以創業了。”



無論干的規模大小,只要每天能享受到自己的工作成果,就會是特別欣慰和充實的事情。這,就是一個理想主義者的幸福生活。